談戀愛時你儂我儂,打不完的電話,聊不完的天



怎樣才能結束冷暴力?我懷孕七個月了,因為孩子問題和老公多次吵架,一開始他會找借口搪塞我,現在只會說“我很累”,讓我閉嘴,但就是不去解決問題。


眼看孩子就要出生了,我很認真地問他“你到底想不想和我走下去”,我覺得他無論如何也該給我一個答案吧,是或否,我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。


但是他居然丟給我一句“我現在不想考慮這些,我很亂,給我幾天冷靜一下”就消失了!


真的是人間蒸發,我給他打了無數通電話,大半夜哭著給他發語言,他全都不回。


我大著肚子去他父母家、他室友家找,都沒找到他。他們勸我回家好好養胎。


但我根本無法冷靜!我快崩潰了,我本來是不婚主義者,現在嫁了個這么不負責任的人,還給他生孩子,真的死的心都有了!”


這讓我想起了麥肯錫在《如何不喜歡一個人》中,總結的“毒型人格”戀人


他們會用沉默來赤裸而直接的羞辱配偶,或者用異常殘酷的冷暴力來對配偶造成心理傷害。


由于無法得到回應,配偶會不斷胡思亂想,否定自己的價值,削弱性格特質。


一旦配偶的自我同一性被削弱到了一定程度,內心變得脆弱,毒型戀人會用“消失”作為最后一擊。


配偶在冷暴力中自我折磨,替毒型戀人完成剩下的情感虐待過程,并且因為毒型戀人隱性的操控,徹底失去抽身離開的機會。


無法忍受,也無法離開,結果不是雙方撕破臉,就是一方徹底崩潰。


就像電影《無問西東》里的許老師和劉淑芬,最后以劉淑芬絕望跳井自殺結束。




身為重慶女人,曾有人問我:你們那兒的中年婦女是不是很兇惡?


我反問為什么會這么認為?他說:走在重慶的大街上,經常能聽到女人罵街的聲音,旁邊站一男的,腔都不敢開。


我長嘆一口氣,這樣的誤會真的太多了:


談戀愛時你儂我儂,打不完的電話,聊不完的天;


誰知結婚多年后,竟逐漸變成無止盡的沉默,無論女人說什么,丈夫都像一塊石頭一樣毫無回應。


原本脾氣溫和的女人,被冷暴力逼得越來越急躁,外人只會認為女人脾氣不好,卻看不到丈夫是怎么把她變成這個樣子的。

江西体彩网(本文來源于若愛網http://yfrfm.com/)

我心里清楚,那些罵街的女人,沒有一個婚姻過得很舒坦。


02

不到30歲的暴脾氣姐妹,在微信里哭著問我:


“你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?我爸媽都覺得他很愛我,工資都上繳,但我們已經一個月沒說過話,半年沒有性生活了。我才24歲,結婚才1年啊!”


暴力和冷暴力哪個對伴侶心理傷害最大?我有理由相信是后者。


暴力表現出攻擊,冷暴力表現了敵意、攻擊、疏遠、厭惡、否定……持久不退的負性情緒,足以殺死一切親密關系。


雖然我們提倡能好好溝通就不吵架,更不提倡冷暴力。


但不得不說,跟冷暴力比起來,吵架真的是太可愛了。


吵架傷身,冷暴力傷心,更可怕的是,冷暴力者往往并不認為這有多傷人。


阿德勒在《人格心理學》中提到三種依戀類型,其中“回避型依戀人格”者,喜歡用逃避、退縮、無視等方式,來應對親密關系中的問題。


比如文中開頭提到的夫妻吵架,妻子的目的是解決問題,回避型依戀人格的丈夫卻認為吵架是在攻擊自己,認為“她一定不愛我了”、“她早就看我不順眼了”、“我馬上要失去她了”。



在早年的依戀關系中,回避型依戀人格者的情感鏈接,被照料者淡化。


當他們需要父母的時候往往孤獨一人,或者長期處在被忽視、被放養的環境里,承受了很多來自外界的壓力。


成年以后,他們和配偶的情感鏈接也很淡。


比如,當配偶感到幸福的時候,他們只感到有些開心,不能體會配偶“為什么那么高興”;


當他們和配偶一年不交流時,也只覺得“有點難受”,并且認為配偶也是如此,根本體會不到她在冷暴力中有多么痛苦。


“我渴望被愛,但如果愛情里有傷害,我會把自己藏起來。”


即使婚姻因此支離破碎,他也會把所有問題丟給配偶,自己躲起來偷偷療傷。


這就導致了,很多多時候你以為自己很受傷,但ta根本不認為“冷暴力是暴力”。


03

關系原因:社會互動論


“通過威脅和有害行為實現目標”,這是人類進行社會互動的重要方式。


有些冷暴力慣犯很清楚危害性,卻把這當成為自己謀得好處的策略。


對這些人來說,婚姻的實質是各取所需。


馬克思認為,人與人交往可以滿足三點需要:個體生存需要,自我表現需要,生產力需要。


如果并不把婚姻視為“特別的愛和歸屬來源”,只是當成一種獲得生存資源、表現自己的途徑,那么出賣和傷害配偶,就變成滿足個體需要的“博弈”了。


我家老房子附近的鄰居,由于長期承受家庭壓力,患上乳腺癌。她的丈夫每天來醫院照顧她,在外人看來似乎是一個體貼的好男人。


但她卻在私底下跟我媽說,她老公只不過貪圖她的退休金,又不想被別人詬病,演戲而已。


早在住院之前,他就威脅她把退休金交給自己,否則“醫院里讓你好受”。


30多年的婚姻,他沒有給過家里一分錢,也不關心她的死活。


她為了吸引老公注意經常在家里發脾氣,老公卻在兩個兒子面前假模假樣的訴苦,仿佛他才是那個需要被同情疼愛的受害者。


全天下都認為她是個強勢的女人,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的強勢都是老公故意“培養”出來的,目的就是讓他自己在這段婚姻里占盡便宜,還維持了自己體面的社會身份。


比起出軌和家暴,冷暴力更加“殺人于無形”。


就像上面的案例,男人破壞了本可以保護妻子不受傷害的關系:


他給了妻子期望,又通過心理攻擊打碎,然后指著一地狼藉對妻子說:這都是你造成的!


趁著妻子自我懷疑否定的時候,他將房產都寫上自己的名字,洗腦子女站在自己這邊,掠奪家庭財富和配偶的個人財富……


他吞噬婚姻,吸取個人生存價值、對外社會形象和生產力,最后吐出被榨干生命力的配偶,看著她只剩下殘骸的身影,心安理得地相信下一個女人更好。


04

文化原因:極端的父權價值觀


生活中,男人比女人更愛使用“冷暴力”。背后的原因,不僅是由于女人更加情緒化。


在特質水平上,男人的情感程度和性質存在差異,他們會對特定的人際關系情況或事件,做出特定反應。


這種程序化的反應方式,讓他們更理性,也更容易鉆牛角尖、迷信經驗主義,哪怕這個經驗在旁人眼里是有問題的。


這就不得不提到一個群體:極端的父權價值觀的信徒。


當然極端的女權主義也存在,但受歷史文化影響,我們無法否認的是,在全球范圍內,極端的父權主義者的人數要遠遠地多于極端的女權主義者。


在大清已經亡了100多年的21世紀的今天,極端的父權主義者們依然迷信“純爺們就要馴服女人”,他們并不覺得“馴服女人”有什么不對,畢竟這世上有很多打女人的男人。


演員郭濤曾在自己的自傳里寫了一件事:他和某任女友產生矛盾,吵架中,他打了女友一巴掌,對方瞬間安靜下來。


他由此領悟到“有些女人需要挨打才會學乖”。


這事的惡劣之處在于,時隔多年后,郭濤都沒有對自己的行為產生一絲一毫的后悔,他把這當成“純爺們馴服女人”的勛章,不以為恥反以為榮,認為這能給自己的形象增光。


在極端的父權價值觀中,女人作為他者,是不需要被男人尊重的。男人認為自己天生就能操控女人,暴力和冷暴力,都是他們控制女人的手段,目的是讓女人如同工具一般被自己使用。


親密關系里只需要有性和繁衍,不需要愛和理解。


即使妻子因為婚姻情緒糟糕,也應該自己消化,不該把這事端到他面前,因此和自己爭吵更是“混蛋行為”,他并不需要為此負責任。


這種極端的觀念,讓“冷暴力”成為某種“合情合理”的關系相處模式。


他將自己的沉默、忽視和逃避,視為“給她一個臺階下”,或者“讓她自己去反省”,或者“給她一個教訓”。


他們并非不知道妻子很痛苦,只是覺得“她不過是一個女人,就像廚房里的一把勺子,我何必在意呢?”


05

相比于其他形式的離婚原因,遭受冷暴力的人,要花更長的時間,才能確定這段婚姻是不是已經無藥可救了。


這是由親密關系的實質決定的。無論男女,進入一段親密關系,都會放松警惕、變得愜意。


也正是因為這份坦誠,遭受冷暴力的人反而受到更大的壓力和創傷。


原本很自信的人,逐漸思考“是不是我哪里做錯了”;


原本愛自己的人,開始懷疑“我的付出和存在到底有沒有意義”。


配偶越冷淡,他們越渴望被關注,最后被負性情緒卷入太深,自我變得不穩,這使得他們更加不能自拔。


因此,想要從冷暴力里抽身而退,關鍵在于兩個字:趁早!


如果已經進入一段冷暴力婚姻,我建議你做以下三件事:


首先告訴自己:我不需要滿足配偶的任何要求,除非我開心。


大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為了和妻子離婚,制定了幾乎苛刻的規則要妻子執行,他在規則最后寫下:“請勿期待我的愛,也勿因此責怪我。”畢竟是妻子自己自愿遵守的啊!


單純指望通過滿足伴侶來得到關注,無異于飲鳩止渴。


與其想方設法討好他,不如想辦法讓自己開心,心情愉快時順手為配偶做一些事。


其次,每天早晚詢問自己:你今天感覺怎么樣?


冷暴力會讓人情緒遲鈍,為了讓內心的傷害小一點,女人會隔離自己的情感,結果變得“不知道自己是痛苦還是開心”。


這容易產生習得性無助,如同溫水煮青蛙,在麻木中死于沸騰。


為了避免這種局面,我們需要每天認真詢問自己“你感覺怎么樣”,來保持情緒的靈敏。


最后,永遠別讓自己空虛絕望。


心理攻擊與心理困擾的關系,比身體攻擊更密切。


心理咨詢能接到大量失戀、離異者的求助,可我發現,困擾他們的往往是別人的問題,比如配偶出軌、家暴、冷暴力等。


她們其實早就發現了問題,可總是在內心被問題深度卷入,才來求助咨詢師:我覺得自己活著一無是處怎么辦?


深度卷入的關系是難解的,因為我們首先得讓來訪者知道:


這并不是你的問題,而是對方賦予你的傷害,被你誤以為是愛,結果泛化成空虛和絕望。


愛自己、愛他人有很多方式,通過冷暴力讓對方空虛絕望,并不是其中一種,我們也不可能從冷暴力中感受愛。


如果你從冷暴力中感受到了類似吸引力的東西,那一定是你的錯覺。


我們可以允許親密關系存在一定的傷害,但不能混淆痛與愛。


無論你因為什么原因選擇繼續經營這段婚姻,都不要苛求自己能用一己之力改變對方,也不要苛求能改變你們的關系。


記住:冷暴力中,受傷的不止你一個,但能夠抽身而出的,只有你自己。

江西福彩网-推荐 安徽体彩网-官网 安徽福彩网-欢迎您 天津体彩网-安全购彩 天津福彩网-Welcome 北京体彩网-Home 北京福彩网-江西体彩网 福建体彩网-推荐 重庆福彩网-官网 重庆体彩网-欢迎您